湖北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湖北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0 01:22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想到了吴国胜。幸运的是,虽然两年前她爽约了,但他仍然在等着她。宋小女给吴国胜开出了三个条件,他都答应,她才同意改嫁:第一,要照顾好张玉环的两个儿子;第二,要允许她回去看望婆婆;第三,要无条件支持她为张玉环伸冤,以及随时去会见。吴国胜全都应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被冤案侵袭的二十七年时光里,只上过小学一年级、曾经被张玉环“当作女儿一样”捧在手心的宋小女被迫长大——从未出过县城的她四处漂泊打工,又在遭受肿瘤折磨和养育儿子的双重压力下无奈改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嫁之前,宋小女把此事对张保仁说了,还拿出吴国胜的照片给儿子看,“这个叔叔以后会照顾我们三母子,你看好不好?”但她只字未提自己生病的事。张保仁一句话也没说,拿过照片随后就扔进了生了火的灶台里,烧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彼时,宋小女的弟弟在福建打工,一起干活的老乡吴国胜刚刚丧偶,他觉得这个男人跟姐姐很合适,想撮合二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张玉环清白归来,宋小女又将面对她人生的第三次抉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稍稍恢复后,她又坐车来到了张家。张玉环迎上去,紧紧握住宋小女的手,却迟迟没有抱她。张玉环说,他好担心宋小女会像第一天那样晕倒,才忍着不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家的亲人也时常劝宋小女,为了两个孩子的将来,别等张玉环了。他们把张保仁和张保刚在老家被人欺负的事儿说给宋小女听,她的心都要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了信,又该寄往何处?在邮局,寄信的人笑话她,“连邮票都不知道贴”,多亏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才勉强寄出了第一封送往北京的上访资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背井离乡、寄居海岛数十载,曾经白皙的肌肤被海风吹得黝黑,身材也不似年轻时清瘦,不过,张玉环终究一眼就认出了她。重逢时刻到来前,她提前吞下了几颗两倍于平时剂量的降压药,却仍压制不了内心的激动,晕倒在了相聚的家门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这个解释,宋小女嘴上说“没事”,当着众多记者的面,她对张玉环说:“那你要记着,你永远欠我一个拥抱,是从1993年到1999年的抱抱哦”,并强挤出一丝微笑。